当前位置: 首页 » 校友之家 » 人物 » 学子风采

孙家旺:我和老师“乔大姐”

2018-09-14
    访问量:690

 

孙家旺,出生于19818月,日照市经济学校1996级文秘与档案管理专业校友。法律,土木工程大学学历,工程师,现供职于莒县永城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任副总经理。

 

十几年的求学经历中,曾经几十位老师出现在我的生活里,或男或女,或高或矮,或和蔼或严厉,或知识渊博或误人子弟,形形色色林林总总不一而足,但是他们都或多或少的影响了我。

那个时候我仅仅是一个懵懂的少年,看人对事更多的凭着个人的好恶,难免偏激和有失偏颇。工作二十年,经历过社会的历练,经历过无数次的困难挫折,才慢慢开始懂得人生。有时候想起和老师们的往事,当我再试着用成熟客观的眼光去考量他们的时候,我曾经喜欢过的,曾经憎恨过的,甚至是曾经特别反感过的,现在却觉得他们都可敬可爱了。每一个老师都是值得尊敬的,毕竟他们当初对于我的付出是不掺杂任何条件的,唯一的要求就是对我的将来负责,这一点与我父母的初衷高度一致。对于曾经的幼稚和偏激我不禁汗然惭愧。

长大以后,我恪守着“一日为师终生为父”的古训,对于出现在我人生旅途中的老师们,心存感激,常怀敬畏。但是有一个人却不是如此,我更愿意把她看作是姐姐,看作是亲人,她就是我和我爱人唯一一个共同的老师,我们共同的乔蕾大姐。

初识乔大姐是在199696日那天,我作为新生到日照市经济学校报到的日子。她个子不高,也很瘦,留着青年头,上身穿一件白色长袖衬衫,外穿一个枣红色的马甲,每一粒扣子都系得严丝合缝,下穿一条牛仔裤,脚上穿一双橙色的粗跟皮鞋。见到我和父亲,她笑着跟我父亲寒暄了几句后,转头对我说:“你先到后边找个位置坐下,待会有人领你去宿舍。”她冷着脸,吝啬得都没有给我一丝笑意。我心里“咯噔” 一下,心想这下完了!我又遇上一个高冷孤傲的班主任。

到第二天下午,我的45个同学都陆续报到了,这两天里我也没有看到她给哪个同学一个笑脸。我们班是文秘班,男同学只有11个,其他的都是女生,年龄都十五六岁,甚至有的还小。面对这样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师,自然心里就多了一份敬畏。

第三天就是参加学校组织的军训,她全程配合着教官,陪伴监督在我们左右,军训休息间隙就帮我们打打热水,或者跟女同学聊上几句,对我们男生仍然是一副冷面孔,但是她却能准确的叫出我们每一个人的名字。

一周军训结束了,她作为我们的汉语言专业课老师,给我们下达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写一篇关于军训的作文。看到同学们都叽叽喳喳的议论,一脸的愁容,她说:“作为文秘专业的学生来说,一笔好字,一手好文章就是你们必须具备的技能,一个连写作文都犯愁的人,将来怎么能够胜任到工作单位写材料的工作!?”她站讲台前,用严厉的目光在教室里扫视一圈,斩钉截铁地说:“不得讨价还价,两天之内必须交作业!”。

过了几天,作文作业本经过她批改之后发下来,每个人的作文她都用红笔做了认真的修改,包括错别字,病句,甚至是段落都给做了调整。作文的后边,她又写了长长的评语,有建议,有鼓励,也有希望。我还记得乔大姐当时对我作文的评价:不错!有一定的文字功底,字写得也还不错,要多努力!同学们仔细看完老师修改后的作文,又闹哄哄讨论了一阵子。用当时的要求来说,当时的课堂纪律应该是乱糟糟,但是她却没有制止,感觉是故意放任我们这样的“讨论”。

又过了一些日子,应该是刚刚过了国庆节没几天,乔大姐把一本厚厚的刊物放到我的课桌上,对我说:“好好看看,你的文章发表了!”我站起身来看看她,她正笑着看着我,我得到了我记忆中她给我第一个笑脸。

我的作文《梦圆经校》经过乔大姐的修改后,刊登在学校的校刊上。我翻开那本厚厚的校刊,快速找到我的的处女作,从头到尾看了一遍。同学们也围拢过来,羡慕地议论,争抢着校刊。乔大姐对我们说:“写作就是感情的自然表达,它跟公文不一样,如果刻意去讲求修辞造句,那么写不出好文章的,自然也引不起读者的共鸣!好文章我会推荐给校刊编辑部。”

这句话我从此记在了心里,也成为我业余写作时的标尺。也正是因为这篇文章的发表,激发了我对写作的兴趣 ,使得写散文,写诗歌,写小说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感谢乔大姐的用心。

经过一个阶段的接触和磨合,我们跟乔大姐都熟悉起来,我感觉她也慢慢的像是变了一个人,她不再板着脸,不再皱着眉头,说话也不再“刻薄”,课余时间她经常领着我们去打打乒乓球,也鼓励我们去参加一些校园实践活动,有时候也组织一些班级文艺活动。她有时候也唱歌给我们听,记得她给我们全班同学唱过那首当时最流行的《心太软》,唱着唱着就流了泪,让我们感受到她感情丰富细腻的一面。她也给我们讲故事,她讲的一个悬疑故事让我们偌大的教室安静得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惊险之处能吓得同学们头皮发麻,连声尖叫。

她融入了我们这个班级,由班主任老师变成了朋友,变成了大姐姐。熟悉了以后,我们对她由怕变成尊重。曾经我就问她:“刚入校时为什么板着脸装出一副不苟言笑,凶巴巴拒人千里的模样?”。她笑着说:“96年,我也是刚刚大学毕业,担心镇不住你们这些孩子们,如果让你们自由散漫了,就会影响学业,甚至是影响你们的一生,所以我选择做一个‘恶人’!”

我们是初中基础的中专生,底子薄,知识面仅限于当时小学和初中的课本知识因此乔大姐就严格要求我们学习,除了强化专业学习,还扩大我们阅读涉猎范围。乔大姐给我们联系学校档案室,给我们争取实践机会,还协调图书馆,让我们借阅图书丰富知识量。

她在一次班会上这样说:“当今社会发展日新月异,知识不断新旧更替,你们在校所学的知识也许刚刚走出校门就显得陈旧了。现在学习只是打好基础,以后的工作中只有不断的学习,刻苦的实践才有用武之地。”这应该是她的心得体会,她毫无保留的交给了我们。

走向社会快20年来,乔大姐的话一直萦绕在我耳畔,为了适应工作,胜任本职,我亦是在工作的过程中不断的学习和提高自己。最近十几年来,公司每年都招聘一批大学生,我给他们培训的时候,讲的最多的应该就是这句话。每次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就跟乔大姐那样语重心长,没有说教,只希望每个人都好好的,能够适应并有所发展。

1998年冬天,临近我们离校实习的时候,我们的乔大姐跟她的同学杨哥步入了婚姻的殿堂。我们知道应该祝福她,但因为我们怕结婚后的乔大姐心也走了,仿佛觉得杨哥是从我们手里抢走了我们的大姐一般的不忿,所以我们对杨哥总是有那么一点点的敌意。乔大姐很乐意把杨哥介绍给我们,接触中杨哥的热情,才情,真诚打动了我们,再后来他也成为我们好姐夫,好哥哥。

相聚的时刻总是短暂的,不觉得三年时光匆匆而过,毕业季挡不住的来了。除了分别的痛苦,还有对于前途的迷茫,我们每个人的心情都很糟糕。乔大姐不断的给我们做着思想工作,奔波着为我们做着毕业的准备,也应我和同学们的请求,在我们的毕业留言本上郑重地写下祝福和期望。

“不断地学习,才有更好的未来!”这是乔大姐给我的留言, 12个字,她的书法就像是她的为师、为人一样“横平、竖直、简化折弯勾”,这一句话镌刻在我的心里,成为我的座右铭。

毕业最后一次班会上,乔大姐红着眼圈,只是简单的说了几句话:“今天离开,是走上人生新的开始,记住无论以后做什么,正直,责任,踏实,担当是你们必须坚持的原则!”,她停顿了一阵子,又说:“我不送你们了,以后有什么事随时可以到家里,到学校里来找我!”她一扭头冲出教室,没有回头。

第二年,我跟我的同班同学订了婚,我们一起去了乔大姐家。乔大姐和杨哥很热情的接待了我们,没有任何的拘束,就跟兄弟姐们一般的亲近,她毫不避讳的指出我的缺点,提出希望,也送上她真诚的祝福。

从此,我和我爱人的生活里就多了一个亲戚,生命里多了一个大姐。每年重要的日子,我们会相聚在一起,吃吃饭,聊聊天,聊过去,聊现在,也聊将来。

教师节快到了,我祝愿我的乔大姐永远年轻,也祝愿我的老师们健康,快乐,平安。

a